top of page
Chuang Hsin_I (2022).jpg

Projet réalisé pour Greater Taipei Biennial of Contemporary Art 2022   

Chuang Hsin-I

Hsin

讓花粉上升0.5釐米。《絮語II》 保留一段簾幕邊緣與花粉的咫尺,使這些從記憶底層重返的 情緒得以安置。聲音飄在風的表面,在褶皺深處噤聲的話語撩動,於是有了觸碰的可能。

離地5釐米的花粉。《記,念 14》 藉助一絡附著花粉的繡線自天光處垂落,喚回場域自身記 憶:天井偶有這樣的時刻,日影稀亮落下一方靜謐,光線乾涼又綿密等待某個人自亮光處穿過,行走的風使繡線顫抖搖曳,抖落些許無濟於事的片刻。

莊馨怡的創作以「回憶的物質性」為主軸,細緻地探索身體感知在空間中所留下的線索,讓 身處於裝置現場的觀者,能夠瞥見那些已消逝的存在狀態。此次展出作品關注記憶裡潛藏可 觸卻又隱而不顯的「生痕」現象,透過物質主動給出的過渡狀態,推遲創作中可能會產生的 意義詮釋,也使得原本固著的形式思維,產生感受上的綿延與轉渡。

Fragments d'un discours II-2022

Pollen, fil blanc, écriture en broderie, tissu blanc  
©Chuang hsini

Mémoire.Trace 14

2022, Pollen, fil de coton, lumière du jour  
©Chuang hsini

Lin Yu-Ta

Da

古睖・久古在此展出了兩件不合時宜的物質組合,《否則》(Otherwise)是32座被謹慎地放 在高處(適合祭祀的高度)上的葉子堆,而《E處》(Where E)則是10座讓地面動線迂迴難 行的惱人樹枝。當生物經過這些作品時,空氣間的晃動,都足以使(作品的)物質與(非作品的)物質之間產生微弱地震動,甚至可能隨之崩解。

《否則》中0.5mm筆芯切面上的溝槽和《E處》裡扁型筆芯細長平面上的縫隙,似乎是古睖 唯一能保持沈默的地方-溝槽是用來放置纖細的頭髮,縫隙則是用來卡接松針的兩端。在鉛 上,究竟有多少線條正持續地在消磨著自己?又如何從可能之中滑移出不可能?

p.s.注意!實體作品可能會不慎掉落至您的觀展經驗中。

Otherwise

 2022,
cheveux, feuille morte, fil d'argent, 
2B remplissages automatiques.
©LIN Yuta